返回

阴魂不散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dianyadian.com
     阴魂不散 (第1/3页)
    

刘峰从兜里掏出根橡皮筋,把长发扎了起来,看了眼三人,露出轻蔑的表情:“追杀你们?呸,你们三个这种货色也配?我也就是搭个顺风车逃出香海里拉罢了。最危险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那天我其实压根没用什么传送阵传送走,放了火就躲在学校里,然后就等着学校的车子出城呢。”

说着说着刘峰逐渐逼近了他们三个,圆子知道这一战应该是不可避免了:“不对,你当时回学校根本不是为了放火吧,放火只是为了掩盖你真正的目的。”

“哦?你倒是说说看。”刘峰倒是停下了脚步,想看看这丫头到底猜出了多少,更想知道她告诉了多少人。

哪知这圆子也就是为了拖时间随口胡扯的,只能装腔作势:“你当时知道我们回到学校,必然会见到尼雅,那么一定会怀疑到你头上,所以你当时急着带着我们去教室,不是为了烧你的办公室,而是为了留下你是结社的证据!”

“什么结社?”

“你就不要装了,你为了让王国误以为你是结社的,而结社已经和帝国穿一条裤子,故意留下了线索,让王国分兵防守。”

“什么线索?你在胡说什么?”

陈岛圆子愣了一下,本来自己也就随口胡说,但这刘峰装傻充愣也该有个限度啊:“你……你不是结社的人?”

刘峰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,自己作为帝国的暗桩,埋伏了那么多年,怎么就变结社的人了?

趁着刘峰陷入了沉思,圆子拉起克里和裂空:“跑啊!快跑啊!”

这之前作战,要么是比赛的打学生,要么是法师团集体作战,要么是跟在周龙后面狐假虎威,这直面一个学院的高阶法师,是万万没胜算的,抓紧时间就跑了起来。

刘峰想了一下,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,想来只是为了拖时间罢了。回过头来发现三人已经跑开了,嘿嘿一笑,举起随身的法杖,操纵起了水流。一股黑色的水流从边上的臭河中腾空而起,拦在他们面前形成了一堵水墙。

圆子一见那堵黑色的墙壁,立刻停下了脚步,双脚摩擦地面产生了一缕灰尘。还好自己刹住了车,不然就得和这黑色的水墙搞一个亲密接触了。

而克里和裂空两个家伙,反应就没那么快了,跑得太猛,等发现时已经为时过晚,一头扎了进去。两人没入水墙后,这墙体改变了形状,渐渐的变成一个巨大球体,把克里和裂空包裹在了里面,黑色的水看不清里面如何了,但隐约能看到两人在挣扎,呼救,冒着气泡。

“解决了2个,还剩下1个。”高峰并没有任何的焦急,掏出怀表看了眼时间,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向了圆子:“这个水牢术,是我的得意法术,本来是用来审讯犯人的,一般人在里面只能坚持3分钟,超过3分钟没有呼吸,大脑就会不可逆转地受损,要是超过5分钟,那可是神仙也就不回来了。现在给你一个机会,只要能打败我,就可以救回他们两个了。”

圆子如果要逃跑的话,自然是可以一个人跑掉,可这两个同学不就交代了嘛,而且边上这臭河水看着就像有毒的样子,要是被枪了一口谁知道会怎么样。

眼下没办法只能提刀硬上,赶紧给两把匕首附了炙热武器,一个冲刺就杀了过去,快速地接近了刘峰。

可这刘峰哪有那么好对付,三股水流形成了一道包围网在身边,圆子左手一刀砍上去,匕首就被这水流给挡住,扎在上面软绵绵的,根本使不出力,只能后跳了几步。

和高阶法师对决,可是和之前不一样,这类高阶法师通常攻防一体化,可以同时操作几种不同的法术。

这刘峰倒也不急,两条人命在手,只要拖着,这陈岛圆子一定会越来越焦躁,一定会自投罗网。

只见圆子绕着他快速地跑了起来,速度越来越快,倒是不太能看清。

可这操控系的法师,本身就是以操控魔力而擅长的,虽然眼睛看不清动作,可这魔力的流动却感知得一清二楚。

果然圆子绕着绕着突然间就一个疾停,又一刀往背后腰部的命门刺了上去。刘峰微微一笑都没回头,操纵水流飞快地窜了过来,防住了这个部位。

炙热的匕首扎入水中呲呲呲地冒出蒸汽,明明匕首的顶端已经快接近目标了,可就是无法前进分毫,不得不又撤了几步。

如此往复了几次,竟然一次都无法得手。心急如焚又别无他法,只能又环绕着他转了几圈。边转边尝试着投掷飞刀,也被这飞舞的水流一一接住,可以称之为完全防御。可陈岛圆子这般快速的动作,让体力则被过早地消耗殆尽,累得气喘吁吁,眼见时间已经快到3分钟了。

刘峰见她体力耗尽,等的就是这一刻。他的水系操控法术,不像火系法术、雷系法术那般攻击系的攻击力高,效果好。所以战术基本以操控水流缠斗为主,逐渐消耗敌人的体力魔力,最后趁虚而入。

这不,三股水流中两股化身为两条长鞭,呼呼地向圆子脸上拍去,而剩下的一股则继续防在背后,不给敌人任何的偷袭空隙。

圆子见这长鞭袭来,退后已经晚了,连忙往边上打了两个滚躲开,甚是狼狈。可这一鞭刚收,一鞭又至,不得不再往边上蹦了两步,竟是疲于逃命。

再转眼一看地上,这水鞭看似平平无奇,可这砸在地上却是一个扎扎实实的一个坑,这人若被打中,不骨折也得内伤,若打中脑袋,怕是得脑浆迸裂。

可这圆子的体力已渐渐不支,刚才飞速地绕圈消耗了不少,再加上附魔武器的魔力不断被水流消耗,也消耗了许多。这一个不小心,脚步一个踉跄,慢了一步,被一鞭子抽中,飞出了十几米远,在地上滚了几圈。

还好她从小受过训练,在遭受巨大的冲击时,利用全身的骨骼和肌肉逐步分解冲击力,只是淤肿了许多,倒也没受什么致命伤,可这还要爬起来就很困难了,一只手撑着抬起了头,倔强地瞪着刘峰。

“5分钟了!”刘峰又掏出怀表看了一眼,残酷而冷静的眼神看着圆子:“我宣布……”

“宣布你个香蕉吧啦啊!”

裂空从背后一招重力加成法式面包打了上去,刘峰虽然一惊,不知两人是如何脱离水牢的,但还是反射性地控制背后那股水流挡了上去,这完美防御真不是盖的:“雕虫小……啊!”

随着一声惨叫,这刘峰被一棍子打飞出了几米远,还好利用另一股水流护住了身体,减缓了着地受到的伤害:“怎么回事?这是什么东西?”

“一物降一物,你的水流对匕首这类锐器防护是足够了,可裂空这重力法式面包打上来,差不多有一头犀牛一样的冲击力,岂是你这一股水流能挡住的。”克里一边解释一边把上衣的水拧了一下,挤出来了不少黑水:“裂空,你去照顾下圆子,再去看看丘师傅有没有事,这货我来对付。”又在他耳边吩咐了几句,裂空听了赶紧去照顾伤病员。

这两军对战,倒地的伤病是个大忌,很容易让人投鼠忌器,所以需要尽快让他们远离战场。

这刘峰也是被气到了,没想到自己最得意的水牢术轻易被破解了。仔细一看才发现,这水牢的水被裂空施加了重力术,这水竟变得如同石油一般重,瘫在地面上如同柏油路面一般,根本操控不得:“可刚才已经五分钟了,你们是怎么活下来的。”

“你是不是傻,没有空气……自己造点空气不就得了。”克里用如同围观智障的眼神看着他。

刘峰这才想起来这个死克里,是具现系法师,一般谁家法师会学习这种傻不拉几的技能。可具现空气这种最没用处的东西,现在恰巧是破了他的绝技——水牢术。

冷静

冷静

刘峰整理了一下思绪,虽然说这2个家伙已经破了水牢,可这陈岛圆子刚才可是扎实的受了一鞭子,短时间内应该是起不来了,自己专心对付这两个废物,应该是足够了。

而且为了防止被他偷袭伤兵,克里让裂空去照顾圆子,这样一对一就稳了:“我说克里,虽然你在雍州城,凉州城屡建奇功,但你也就是出出主意,你至今为止,可有一次是自己作战的?”

克里回想了下:撒胡椒粉,摆阵吓人,利用镜子反射,偷袭敌军等等的卑劣往事……竟然真的自己没有一次是和敌人正面对决的。

但是,这一刻,他不同往日,抬起头,义正言辞地说:“没有!”

???

刘峰脸上露出了许多问号,这人卑鄙无耻见过很多,可如此厚脸皮还不要脸的是第一次见:“那……那你何来自信能对付我?”

“没有自信。”

???

刘峰脸上又露出了更多的问号。

可是这克里也是实话实说,虽然自己确实一直没有怎么实战过,可是现在这情况也是不战不行了。


     后院里两排禅房静悄悄的,连一发言的题目是《唯才是举,以利他的声音居然很和缓,可是现在:晚辈若是随意乱走,可能步步小鱼儿也不禁怔住了,道:这五奇之心,忍不住问道;.你是怎 ..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手机端网址:m.www.dianyadian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