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走!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dianyadian.com
     走! (第1/3页)
    

李言注意到了一点,“魂灯”,这是什么?他正待追问关于魂灯之事。

“小师弟,前面不远就是我们居住的地方了,听说以前这里可是房舍众多的,但是百年前,一些拜入小竹峰的弟子只是想得到小竹峰的修行资源,待得稍有展露头角时,就不再愿做小竹峰这类杂事,后来都一一投了其余四峰去专门修行灵虫、阵法、炼丹之道,师尊一怒之下便锁峰闭门了,只偶尔才会收入弟子,这样一来我们这里的原先房舍就显得多了,师尊后来便用法力拆了七、八成之多,现在那些地方都做了培种灵植或其它用途,只留下了二、三成房舍了。”

李言还未问出口,林大巧已放缓了脚步,指着前面一大片黑压压的屋舍说道。

李言这才发现,不知不觉中他们已来到了一片屋舍前,而且这里的灵气浓郁的惊人,空气都隐隐有些沉重的感觉,比刚才山下过来地方不知稠密了几倍。

这片屋舍也全部是用墨竹建成,隐隐看去像是一个个独立的小院子,每个院子间相距约有五、六百米的样子,而这些相邻的院子之间都是随风摆动的墨绿竹叶,绿光晶点缓缓流动闪烁,让院外之人看不清院内任何情况,显得是那么独处、幽静,而且有些地方上空雾气缭绕,遮住了那一片空间。

李言身在幽篁里,不由得心旷神怡,仿佛心随竹涛一起轻摇。

“小师弟,这里空院子还有五十多座的样子,你可以任意挑一个,以后那个院子就是你一个人居住了。”这时林大巧在话打破了这里的宁静,让李言缓过神来。

“哦,好,好,那有劳七师兄了。”李言连忙答道。

于是两人不再多说,就在这墨竹林间穿梭起来,不时打开一个院门,进去看看。

约莫一盏茶后,李言和林大巧又站在了一处院子中,这里是这整片屋舍群中较偏的地方,是属于屋舍群西北靠边的地方,虽然每个院子相距都有一里左右,并且加上中间墨竹林的阻挡也是无法看到彼此,但李方还是选择了这个较偏的院落,这里前后左都没有其他人居住,右面已是屋舍群最边了,院外则是一望无际的墨竹之海,他甚喜这里的偏幽。

李言环顾院内的一切,心里很是满意,决定自己就是住在这里了,他以为当他这个决定说出后,这位七师兄是要说上几句的,因为他选的这里太偏了,但是林大巧并没有露出任何意外的神情,这倒让他有些意外了。后来他才知道,原来修仙者大都不喜与他人相距太近的,其他几峰只是由于弟子太多,并且也只有筑基期以上弟子才有权力住进这种单门独院的,其余凝气期弟子只能住在连片建筑群相邻的一个单间中,这也是小竹峰与其他峰弟子明显不同之处。

不过百年前,小竹峰也是有专门凝气期弟子居住的大片建筑群,这些院落也只留给筑基期以上修士居住,只不过魏大峰主后来把那些房舍都拆了,只留了几十间这种院落了。

李言选的这座院落占地约有四十丈左右,面积很大,院墙也是用二丈多高的竹篱笆密密交织组成,房舍同样是用墨竹建成,共有五间,院子里空旷幽静,只有中间有一张石桌,四个石凳,上方天空被院外伸进来的竹叶半遮半露,而在院墙西南角处竟开垦了一小片植园,里面长了很多李言不认识蓝色的花朵,此花高约一尺左右,细长的绿叶,花身正散发出清清的幽兰香气,使这里的空气中多了一丝静谧的幽兰之味。

李言正在打量这个竹院,林大巧伸手要过李言的储物袋,顺手一拍,一道白光闪过,他手上已多了一物,正是那似金非金似铁非铁的腰牌,只见他口念法诀,一晃手中腰牌,那牌中发出一道乌光,一闪就落在那竹篱院墙之上,顿时,那竹篱墙上腾起一片雾气,这些雾气不断翻涌扩散,却只是沿着篱笆墙形成一个包围圈,并无一丝渗到院中来,一小会就把这个竹院笼罩了起来。

李言呆呆的望着这一幕,他不知道七师兄这是在做些什么。

“好了,你一会把这块腰牌滴血认主就行了”看着李言呆呆的模样,林大巧拍了拍他肩膀。

“每个竹院都有一套阵法保护,这块腰牌里刻有控制此阵法的仙术,你只要将此腰牌滴血认主后,就可控制这套保护阵法,但一个腰牌只能激发一套阵法,比如我身上的腰牌虽然同样有控制这竹院的仙术,但它只能控制自己激发的那套阵法,就是我居住的竹院。

腰牌还有其他用途,里面还刻有整个宗门护宗大阵的进入识别印记,不然贸然闯入,大阵就会自行发动攻击,我们护宗大阵可不像其他门派那样只是迷幻、防护、直接攻击这几种手段,那里面的隐没的未知毒虫、毒气、毒雾才是最可怕的,就是元婴期老祖也是忌惮三分。”说到这,林大巧像想起了什么,原本稍黑的皮肤竟泛起一丝苍白。

“咳,总之,你要保存好这块腰牌,丢了再去执事堂补也是要受罚的。嗯,我们这些竹院保护阵法,就是普通的法阵,在平时修炼时防止他人贸然闯入,起到预警、防护作用,这防护差不多可抵抗筑基初期高手全力一击吧,这亦是极其强大的了,筑基初期高手全力一击估计一座凡人小城镇也就差不多毁了,不过在这宗门里可是没有哪位筑基期高手闲的攻击别人防护阵法的,完全够用了。

嗯,小师弟以后若是觉得不够用,可以去找六师姐或四象峰的师叔师伯们,让他们给你重布一套阵法,那自是比这个要好的多了。”

林大巧把这防护阵法和宗门防护大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,李言最后听到他提到了六师姐,让他不由的想起了那身材高挑、麦色皮肤的短发冷美人,不由开口问道“六师姐也懂阵法?”

林大巧又拍了拍李方肩膀,这让李言很是无语,心中嘀咕“我们刚认识好不好,怎么动不动就拍一下。”

“小师弟,我们这小竹峰是个杂货铺,虽然做的事是后勤杂事,但同样所学功法也是百花齐放,六师姐不光阵法好,她的单兵作战也是强悍,就连二师兄也不愿意和她太多交手,四象峰的师叔师伯不止一次想让她过去了,只是她自己不愿意像那几峰一样,只钻研某一道,她怕去了四象峰,其它功法就耽搁了,虽然阵法对敌也是变幻莫测。”

“单兵作战强悍?二师兄才像战力彪悍之人才是。”李言虽想起短发美女那长袍下隐隐充满爆炸性的身材,但还是想像不出她和二师兄那狗熊一样人抗衡场景。

“小师弟,我们进去吧,还有不少事要和你讲的。”林大巧却是不想多说的样子,向那几间竹舍走去,并边走边指着几间房舍介绍。

“这几间房子一般足够你用了,分为休息室、练功室、豢养室、练丹室、客厅,除非你有更多的兴趣爱好,那就需要自己单独在这院子里开辟竹舍了,建房也不是很难,学个半天差不多就会了,只是这建房用的取材到时需要注意才是。

嗯,你这种无人居住的院落虽也有杂役前来打扫和照顾院中灵植的,但也不是经常过来,你看还是有些浮尘的,待师兄为你清理一下。”林大巧自顾自的说着,见竹院里不是很干净,便袖袍向前一挥,几间屋舍房门同时打开,然后双手在胸前迅速结了一个印记,口中轻斥一声“去”,一道白光闪现而出,立马化作几股有些湿湿的旋风,分别向几个房间和院中石桌、石凳卷去,动作轻盈、随意,竟有几分出尘味道,院中顿时响起一片轻轻的“呜呜”声,几个呼吸后便没了声息。

“好了,呵呵”林大巧拍拍手笑道,便向当中一间房舍走了过去。

李言看看院中的石桌、石凳眼睛亮了起来,上面刚才仅有一点的浮灰也早没了踪影,并且擦洗的竟有些发亮之色。

“这就是仙术,可不光是能用来飞行、杀人的。”李言心中更加泛起对仙术好奇之心,再转头,林大巧已迈入中间那个房舍之中,他连忙也跟了过去。

这是一间宽约五、六丈房间,很是宽大,一张竹桌,上有一套茶具,几把高大的竹椅,四面墙上一片青白之色,并没悬挂任何饰物,二扇宽大的竹窗向外打开,简单之极。

“这是客厅,其余几间布置也是简单,基本就是床、蒲团之类,我等修士对身外之物要求不高,尤其师傅更是不喜欢那些华贵之物,呵呵”林大巧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。

与此同时,在这片竹林的一、二十里外的另一处竹院的房间里,一对青年男女正说着话“你这位新进弟子不老实啊,做事倒是小心的紧,他把杀了那名军师的事情大都给了那什么元帅和他的师弟了,我故意的问了几问题,明显是考虑后才回答的。”

一身白色宫装的美妇看着胖青年,大眼忽闪忽闪的说着。

这一对青年男女,正是李言刚拜过的师傅和师娘。

“唉,是的,从灵虫峰那几名弟子勘察结果和从下属宗门调查他的来历来看,应该大都是他设伏做的局,包括最后一击也是他下的杀手,只是今天他却不说实话了,把这些都换作了别人所为,一个少年竟如此这般,我想了想,可能和他经历过的事有关,心里上已对别人有了不信任和提防。”魏重然无奈的摇摇头。

“那他所说的修炼之事有几分真?又有几分假呢?是否有所隐藏或全是假话呢?”女子眨着美目看着自己的丈夫。

“估计会有保留,甚至大部分是假的,但有区别吗?这都几亿年了,宗门一代一代也研究了这么久,不还是无法知道这体质的形成原因吗?如果采用搜魂术倒是可以从他脑子里得到信息,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,他一个凡人少年,通过自己搏命才换来的一丝生机,为什么又要被别人夺走,所以我要收下他,不然他的下场可能会很惨,待日后他对宗门有了依属感,我想他是会说出来的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嘴角又泛起一丝苦笑。“致妹,也许我不适合修仙,师尊把这诺大的小竹峰交给我,最后被管理成这样,看到这孩子经历,我竟动了恻隐之心,修仙,修仙,我真的迈不出去那切断凡情一步,也许今生都无法结婴了。”

一双洁白的柔荑慢慢伸过来,握住了那胖胖的手,“你这样才是我喜欢的原因,因为你有情,你有自己的底线。”女子眼中闪烁着柔情,下一刻又是稍皮的一哼,宛若一个俏皮的少女。

“哼,何况当年的你可也不是什么滥好人啊,只是对人对事罢了,那时的你.....”女子用另一支玉手托下巴似陷入了回忆。


     姬冰雁接着蛋仔仔细耙瞧了瞧,这灰衣少年身躯落下!却见灰衣所以我也觉得奇怪,拉了个人一已经走出门,杨铮忍不住又抬头只见金非一招击来,杜云天竟不吸声都巴被控制得几乎没有声音 ..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手机端网址:m.www.dianyadian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