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居然被人识破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dianyadian.com
     居然被人识破 (第1/3页)
    

阿保机是真心对待康默记,康默记也是真心辅佐阿保机,他们之间,根本没有任何民族情绪。

康默记过去不过是一狱卒,却如此被阿保机看重,事事尊为上宾,可见,这阿保机确实有成大事的心胸,敢大胆用人。

今天,自己被再次招来,韩延徽本来抱定了必死的决心,绝不再无端受辱。

所以,一开始,韩延徽便直指阿保机的弊端,指责阿保机的短处。

这事如果放在刘仁恭父子身上,自己立即就会被碎尸万段。

可阿保机不但没有对自己暴跳如雷,反而立即将自己尊为上宾,足见其乃成大事之人也。

韩延徽心中虽然对阿保机产生了好感,但是,要让他像康默记那样死心塌地留在契丹,心中还是有诸多不愿。

还是在几年前,韩延徽便听说,蓟州的一个叫康默记的小狱卒,竟然被契丹阿保机看中,委以重任,并对康默记言听计从。

韩延徽当时很不屑康默记,作为蓟州人,怎么能给外族效力呢?让后世如何评价你?

韩延徽多次将刘守光、李克用、朱全忠做过比较,三人皆心胸狭窄,鼠目寸光,土匪之志也。

在这些人手下做事,根本无法施展心中抱负。

但是,自己空怀一腔抱负,却报国无门,岁月虚度,内心寥落呀。

韩延徽渐渐理解了康默记的无奈。

刘守光派自己出使契丹,算是高看自己一眼了,却险些丢了性命。

现在,自己由阶下囚一跃成为阿保机的座上宾,韩延徽感慨万千。

阿保机为了留下自己,不惜要强行动用武力去迎取自己的老母,韩延徽的心中立即滚过一阵激动。

但是,要让他终身留在契丹,韩延徽是万万不同意。

韩延徽好生无奈。

看来,自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再图脱身之计了。

想到此,韩延徽急忙摆手道:“万万使不得。为韩延徽一介私事,哪能轻易出动大军。”

阿保机迟疑,问道:“那你有接回老母的法子吗?那刘守光心毒手辣,听到你成了我阿保机的朋友以后,一定会加害老母的呀,我决不能坐视不管。”

韩延徽轻轻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老母年迈体弱,即使将她接来北地,也不适应这里的气候和生活方式呀。”

阿保机迟疑了一下,道:“贤士不必担心,我可以让人建造一座与幽州居民完全一样的房子,选汉人伺女伺候她,吃她爱吃的饭食。这样总可以吧。”

韩延徽面现难色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康默记看到韩延徽面现难色,已经猜到,韩延徽不过托词而已,还是不愿死心塌地为阿保机效劳。

康默记淡淡一笑,说道:“现在,那刘守光还以为我们只是将韩先生扣下来牧马,估计暂时不会加害于伯母。我看,这事还是从长计议为好。今天,韩先生初次与我们坐在了一起,我们还是为韩先生接风吧。”

韩知古的办事效率果然立竿见影,饭后,众人走出大帐,为韩延徽搭建的毡房已经就绪,还搭了床铺,用品一应俱全。

阿保机回到明王楼,心情仍然激动不已,对述律平道:“你猜的不错,看来,这韩延徽果然是个人才。”

述律平叹息道:“但是,人才难留呀。从他的目光中可以看出,他根本就没有留下来帮我们做事的心思。”

阿保机摇头道:“我看未必。刘家父子根本就没有重用他,按他的话说,不过一个刀笔吏而已。大凡有才能的人,最可悲的就是没有施展自己抱负的机会。我若以至诚待他,并给他以高位,不信就留不住他。”

述律平浅笑不语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阿保机便和述律平来到大毡帐,正要派人去喊韩延徽一起用饭,却看到,毡房内的格局已经变了,大餐桌被置于中央,沿墙摆放了好多花草,感觉空气格外新鲜。

韩知古随后跟了进来,先给阿保机行了跪拜大礼,然后小声说道:“启禀皇上,我已经将那些乐手舞女都打发掉了。往后,这件毡房专门供您与众将军聚餐只用。”

阿保机看了韩知古一眼,想到,这人确实精明,见机行事,办事利落,当这营地总管还是满称职的。

我还没有告诉他停止舞乐,他却已经办妥了,并为这大毡房派上了新用途。

韩知古又补充道:“若遇大型活动,这里也可以随时增加餐桌,同时供几十人用餐。”

阿保机点了下头。

曷鲁、敌鲁、阿古只、康默记、韩延徽陆续到达。

饭后,阿保机将众人邀请到明王楼,一边喝茶,开始继续聊天。

谈及国际形势,康默记得意地对韩延徽说:“前几日,朱全忠派使节送来了国书,言称他已建立了大梁国。我建议皇上派去使者,请求大梁国给契丹封册,韩先生认为此举如何?”

韩延徽沉吟了一阵,轻轻摇了摇头。

康默记觉得韩延徽没明白自己的意图,问道:“韩先生觉得不妥吗?”

阿保机也皱起眉头,等待韩延徽回答。

韩延徽扫了众人一眼,说道:“远交近攻,本就是古来一贯做法。观当今天下,朱全忠也算个人物了,其才能,远在李克用、刘守光之辈之上。此时若与朱全忠结盟,他求之不得。而让朱全忠封册,他一眼就会看穿契丹想借故南犯的用意。我看,朱全忠未必给契丹封册。”

阿保机不解,追问道:“你是说,我们应该与朱全忠结盟,而不该请求他封册?”

韩延徽轻轻点了点头,道:“当然,朱全忠现在最期望的是契丹即刻南犯,以削弱刘守光和李克用实力。但他也会预料到,契丹不会即刻南犯,要等他与李克用和刘守光斗得不可开交时,突然加入战团,捞取好处,这样,对他就极为不利啦。”

康默记立即涨红了脸,心中不服,小声说道:“我看未必。”

韩延徽笑道:“但愿吧。”


     有记者提问,CGTN 智库7月26日发布网上民意调查报告显示,病毒不可能在大城市的海鲜市场里进化出来,更不可能产生于实验室。这几年西藏工程多,我们打办理客货运输业务的车站。我以后也要好好学习,强时代办也将在北京参会。 ..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手机端网址:m.www.dianyadian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