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斩断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dianyadian.com
     斩断 (第1/3页)
    

江臣细细嚼着桂花糕,虽然尝不出味道,但咀嚼和吞咽带来的满足感还是让他对吃这个动作生不出厌烦之感。

他就着茶汤将桂花糕咽下,才淡淡回道:“它的命。”

周大少呵呵一笑:“江老板,您这也太不讲究了,就一头猪的命您也要?也太寒碜了吧。”

小白觉得有些吵,从角落的阴影中爬起来。

周大少这才发现角落里居然有只狗,呵呵笑道:“江老板真是好品味,养的居然是中华田园犬,真是相当威武啊。”

小白跳到椅子上,两只前脚打开账簿翻页。

周大少觉得事情有些不妙,夸道:“江老板这狗真是够机灵的,还会算账。”

周大少疑惑之时,却听那只狗说话了。

“周羊羽?”

“嗯?”周大少本能地应了一声,接着夸道:“江老板这狗养的真牛,还会说话。”

江臣安心喝着茶,没说话。这让周大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。只可惜蹄子太短,不然周大少准得抓耳捞腮。心急如焚的周大少接着就听那黑狗念道:

周羊羽出生农村。爷爷奶奶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。但他的爸爸妈妈不想做农民,为了赚钱便一起去了城里工作,于是把断了奶后的他交给了爷爷奶奶带。

周羊羽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。爷爷奶奶对他很好,供他好吃好喝,不舍得打他也不舍得骂他,也不会对他有太多要求,只希望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成长就好。所以即使得知城里的爸爸妈妈给他添了个弟弟,他也没什么不高兴,依旧开开心心撂了书包去找隔了两户人家的王晓雨玩。

只是眼巴巴盼了一年后,他并没有等到弟弟回来陪他。爸爸妈妈舍不得这个弟弟,决定自己带大这个孩子。周羊羽小小一阵失落之后很快便忘了。反正王晓雨也没有弟弟。

周羊羽生活的村子很偏僻,离县城很远。村里没有学校,县城的学校又太远。但好在附近几个村合办了一个学校,将几个村的小孩都集中到一起。招了两个老师,所以就是两个班。

周羊羽是个典型的笨小孩,同样的知识,别的小孩只要学两堂课就会的东西,他可能要学上一星期。所以他很不受同学待见。同样不受待见的还有王晓雨。她也不聪明。用周羊羽新学的成语来形容那叫半斤八两。

周羊羽经常被同学欺负,但他其实没什么所谓。他自诩皮糙肉厚。打是打不痛他的。不过也没什么人骂他,因为这小子对骂他的人下手极黑。所以那些调皮地小男孩就把集火对象换成了王晓雨。

这就让周羊羽就看不下去了。虽然王晓雨短头发,黑瘦黑瘦的,但好歹是个女孩。

他爷爷从小就教他,男孩子要有男孩子的样子,男孩子就要坚强要勇敢,要会保护女孩子。周羊羽问为什么,爷爷就告诉他奶奶就是这么被他骗到手的。

虽然王晓雨长得不咋样,他也不想把她骗到手,但周羊羽还是出手救下了她。尽管过程不是很完美,周羊羽也被揍得背后偷偷掉眼泪。但周羊羽哭完之后还是觉得很满意,自觉和电视里那些英雄救美的大侠没有什么分别。

因为两个人家住的近,王晓雨老找他一起上学一起放学,所以两个人很快成了亲密无间的小伙伴。周羊羽其实一开始也不是那么乐意,而且班里其他同学也总起哄。但奈不住王晓雨虽然学习不好,但是擅长打猪草。两个人一起去打猪草,比周羊羽一个人去那是快了不只一点半点。而且王晓雨家的猪也比自己家的好看。那花猪白花花的头上长了两黑眼圈,看着跟电视里的熊猫都差不多。周羊羽虽然不喜欢打猪草喂猪,但打猪草喂国宝熊猫还是很乐意的。

两个都不太聪明的孩子就在这样被孤立的环境里相依为命。

爷爷奶奶还开玩笑说,让周羊羽把王晓雨骗回家当媳妇。

但周羊羽是何许人也,周家村银枪小霸王是也。

其实主要原因是周羊羽觉得王晓雨长得也不怎么好看。他担心两个人以后要是生个丑八怪怎么办?

那只被两个人偷偷叫做“熊猫”的猪大概是因为被开了小灶,长得极快,尽管王晓雨百般不乐意,但在喂了两年后还是被卖掉了。猪被卖了后,王晓雨哭着跑掉了,直到天黑都没回家。周羊羽在两人经常打猪草的地方找到了。王晓雨不想回家。周羊羽便讲了个不知从哪听来的妖怪故事来吓她。说完故事还嘿嘿怪笑,阴阳怪气对王晓雨说自己就是妖怪变得,来吃她的。吓得王晓雨毫不犹豫地在他脸上挠出了两道印子。

最后实在没忍住的周羊羽哭着牵着哭的更惨的王晓雨往家走。让出来找他们的两家大人哭笑不得。

王父没有办法,又去集市上找了头长得差不多的小花猪回来,这才让王晓雨心情好了一些。

猪长得很快。周羊羽长的不慢。王晓雨长的更快。

上了初中后,原本高王晓雨半个头的周羊羽现在只到王晓雨眉毛。这让周羊羽有些郁闷,但郁闷之余又有些欣喜。

留了长发的王晓雨应了那句“女大十八变”的老话,出落得越发水灵。初中在县城里,离得远,要想不起早摸黑得骑车。于是不擅长骑车的王晓雨便顺理成章的坐在周羊羽后座。每天来回要骑上近三十里路的周羊羽常常累得跟狗似的,但是一听到一些男同学背后嚼的酸舌根,心里又美的开了花。尤其是周羊羽骑车不稳定,总是摇摇晃晃,让王晓雨不得不伸出双手搂住他的腰。

成绩一直吊车尾的周羊羽觉得这是老天对他太眷顾,给他开了一扇五间三启的豪华大门,不得不关上一扇小小的窗户。

他以为时光可以一直这样流淌,直到他陪着她一起老去。

可上帝实在是太眷顾他了。甚至因此注意到了他那对不常见面的爸妈。

他的父母一直在外做生意,发了点小财。

发了小财的父母也没忘了他和爷爷奶奶,花重金将他送进了梧桐市的重点中学,把爷爷奶奶接来了城里一起居住。

周羊羽很不高兴。虽然新的学校拥有干净的教室和宽敞的操场,但学校里却没有那个会搂住他腰的姑娘。

无可奈何的他,只能在学校里浑浑噩噩,度日如年。

他的不高兴让周父周母更不高兴。

两个人花了大价钱,找了一通关系才将周羊羽送进了重点中学,就是觉得以前亏待了他,怕他底子薄,以后没有个好未来,想帮他补起来。可谁知道这个大儿子如此不争气,学习上没有半点起色,吃喝玩乐倒是学得有模有样。

男子单打,女子单打,男女混合双打都试过不止一次。可就是没用。

好在二儿子打小就争气,成绩一直在年级名列前茅。久而久之,两个人也就放弃了,反正赚的钱也够他以后一辈子吃喝不愁,只要他不伤天害理违法乱纪就随他了。

暑假里周羊羽偷了家里一点钱,自己跑回了老家,去见了王晓雨,可两人相顾无言,尴尬笑笑聊了两句便散了。周羊羽觉得无趣,老家又破败地没法居住,只得灰溜溜又跑回了城里。回到家,又是一顿男女混合双打。周羊羽肉痛之余,都有点心疼周父周母。毕竟按照物理老师讲的牛顿啥定律,他们应该也很疼。

之后周父周母更是很少回家,醉心于赚钱。

周羊羽平凡无奇地念完高中。

高中毕业后的那个暑假,周羊羽偷偷回了趟老家。结果是人去楼空。王家也搬走了。问了好些个邻居也说不清去处。

周羊羽背着书包,默默跑到了当年打猪草的地方。现在养猪的人不多了,山里的野草离了人的看管,都长疯了,一切都面目全非。看着那些如繁星一样但叫不出名字的野花。周羊羽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嫌弃酸不拉几但还是背了下来的一句词:“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美景虚设。便总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”

尽管老骂做废物,但毕竟是自己儿子,周父周母最后还是把周羊羽送进了梧桐市一所大学。

大学四年时光里,发生了好几件让周羊羽更是觉得老天着实不公的事情。

第一件事:爷爷因为年纪大,摔了一跤,送去了医院,但还是没留住。没过几个月,奶奶睡了一觉,再没醒来。

第二件事:周父周母勤劳致富,再次发财,发了大财。

第三件事:周羊羽那么帅还有钱居然找不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女朋友。

二老去世后,周父周母把之前住的老房子卖掉,但周羊羽不愿意,争论了一番,周父周母还是把房子卖掉了。周羊羽不愿意和周父周母一起住。周父周母也没说什么,给他单独买了一所房子。

毕业后,实在不满周父周母那么有钱的周羊羽变成了周大少,心安理得地啃起了老。一个人住着宽敞的房子,开着价值不菲的跑车,出去纸醉金迷的场所,养了一只有两个黑眼圈的小花猪。

周大少安静听着黑狗念书,并和自己的记忆作对比,发现分毫不差,越发觉得书店高深莫测,却忽然听到那黑狗不再念书,而是问了自己一个问题。

“所以,像你这样一个废物,为什么,想变成猪?”

周大少听清楚了,所以愣了下神,然后开始自顾自讲述。

“上个月举办的漫展,你们知道不?去了好多人,好多好看的COSER。那个腿,那个颜,那个凶。啧啧……我也去了。还好我去了,不然我也不会再遇见她。”


     水下高压作业不可控因素多出了17项具体政策措施。总台央视记者:20日,美国国土安全部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安全局(CISA)发布报告称,美政府跟踪rong>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四川监管局党委委员、副局长李国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在桑德马克眼中,中国共产党党天,挡不住勇士们过桥的决心。 ..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手机端网址:m.www.dianyadian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