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骗到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dianyadian.com
     骗到手 (第1/3页)
    

李玉蟾尾随着虞渊,来到这片战场,边沿之地。

那里,有一具具人族骸骨。

虞渊停住,站在众多人族骸骨之中,道:“这些尸骸的主人,生前,都是阴神境,或者是阴神境以上的修为。”

气息冰冷如刀锋的李玉蟾,身披的甲衣,透出浓烈血腥味。

她皱着眉头,冷声道:“何意?”

“李姐姐,你的修为境界,听说在入微境后期,有进阶为阴神的基础。”虞渊踏着一具尸骸,“喀嚓”一声,那骸骨的骨头,便碎裂了,“可是如此?”

李玉蟾道:“对死去的长辈,你应该有基本的尊敬!”

“如果我说,这位死去的长辈,逃脱躯壳的阴神,已化作禁地邪魂呢?”虞渊扯了扯嘴角,说道:“我所获取的剑魂,对这具骸骨,本能的有厌恶感。”

“阴神,于禁地,化作邪魂?”李玉蟾变色。

“我最近,心中有了一个猜测。”虞渊沉吟数秒,道:“这方天地,或许不单单只是陨月禁地。我们在最初试炼之地,所遇的月魔,只是外来异物之一。”

他看向那些骸骨,有人族的,有妖兽的,还有一些非人骸骨,道:“外来异物,不是只有月魔。除此之外,还有来历更古老的邪魔,同样被镇压着。”

近期,他在剑魂的指引下,零零碎碎地打杀了一些异魂邪物。

那些,都相对弱小。

其中有一些异魂邪物,在他的感知中,曾极其强大。

透出的气息,恐怖绝伦,似让这方天地无比厌恶。

之所以,他能轻易地抹杀,乃是异魂邪物历经千万年的封禁,已被消磨了魂能,变得虚弱不堪。

如此,他方能依仗着剑魂的力量,再借助禁地中潜隐的阵列,将其诛杀。

如果那类邪魂异物,没有虚弱到即将油尽灯枯,而是依然在巅峰状态,他是万没有可能,对那类邪魂异物造成伤害的。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李玉蟾不按道。

“这片天地,应该封禁着,比月魔可怕的多的异魂邪物!”虞渊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不知道他们在何处,但应该还活着!你在入微境后期,有没有想过于此,去凝炼阴神,强行进阶?”

“什么?”

李玉蟾轰然一震,“阴神境的进阶,岂可儿戏?踏入阴神,需要诸多准备,需要人庇护,需要种种配合!”

这片灵气暴乱、无序的禁地,在她的眼中,怎么都不适合阴神的进阶。

阴神,应该挑选最安全的地方,最好有更强者护法,将灵材、丹药一一弄稳妥,才会冒险去进阶。

反正,绝不是现在!

“在别处,你进阶阴神,我帮不了你。”虞渊表情严肃,没有一点要开玩笑的意思,“如果在这方天地,我能助你一臂之力。另外,地魂蜕变阴神,其实有很多方法的。你如果需要纯净的魂力,需要魂灵的献祭,我和你侄儿李禹,都能帮忙。”

这番话说完,虞渊就静静看着她。

李玉蟾的眼眸深处,没有一点欢喜,反而充满警惕,“你,究竟知道些什么?”

“你修行的灵诀,和血神教无关,不过阴神的凝炼进阶,也需要魂灵献祭。”虞渊嘿嘿一笑,“其实,你早已达到跨入阴神的积累。迟迟没有敢破境,是有诸多顾虑,是因为献祭的魂灵暂时没找到吧?”

这句话一出,李玉蟾杀机迸射。

李禹,第一时间有了感应,猛地看来。

“没事,和李姐姐聊几句,别担心。”虞渊扬声高喝,看到他安静下来,才眯着眼,丝毫不畏惧地,盯着李玉蟾,“你应该渐渐意识到,在这方禁地,我其实是能给你带来巨大威胁的。所以,你不要尝试对我下手。”

李玉蟾,突然想起不久前,詹天象被虞渊瞄上的场景。

她心底一寒,不由抬头仰望云层,似觉得深处的云层,涌动着诸多天雷符隶,似能被虞渊牵引下来,震杀所有禁地生灵。

一念至此,她完全冷静下来,“你怎么看出的?”

修炼魔决和妖决,在乾玄大陆是允许的,非禁忌法决。

可如血神教那般,以地魂进阶为阴神,要献祭别的魂灵的秘法,就是大忌了。

说白了,牺牲别的魂灵,成就自己的阴神,会被修魔者和修炼妖决者不齿。

就是因为这样,李玉蟾迟迟不敢光明正大地破境,一方面是灵诀特殊,另外一方面,当然是找不到能助她凝阴神的魂灵。

“怎么看出的,你不要管。”虞渊很认真地说,“在这里,我需要一尊阴神助我。而你,是唯一有望,短时间突破到阴神境界者。”

“我所修灵诀……”李玉蟾脸色不自然。

“这片禁地,如今处于封闭状态,外界无人能探知。”虞渊微笑,“这里,存在着各类魂灵,而我有能力诛杀它们,令它们为你所用。你难道不觉得,你阴神境的进阶,没有比这里更佳的地方吗?”

此话一出,李玉蟾分明动心了。

不在禁地,返回帝国去凝聚阴神,很容易暴露。

虞渊说得对,如果有可能在这方天地突破,待阴神凝炼了,谁能看出端倪?

“你真能帮我?”她悄声道。

“我能帮你,但如果成功了,你成就为阴神了,我需要你在禁地,在返回帝国前,都要和我保持观念态度的一致。”虞渊道。

“就是要我听你的?”

“可以这么说,也只限于回帝国前,你意下如何?”

“如果,我阴神突破失败了呢?”

“一切免谈,反正你若失败,我兴许会像斩杀那些污秽魂灵一样,也轰杀你。”

这番话,虞渊说的轻描淡写,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
李玉蟾却心中一凉。

近期,她默然跟随着,已看过太多次,虞渊目无表情地,将一簇簇被封禁,被限制的魂灵,打的魂飞魄散。

那种淡然,麻木,让她都有点心悸。

她很难想象,区区暗月城虞家的小少爷,岂能如此随意地,将曾经凶恶异常的魂灵,以那般从容姿态抹杀?

“我不成功,你就杀我?”她再次确认。

“失败的阴神,十有八九在禁地,会衍变成别的东西。”虞渊耸耸肩,“那样的话,我自然有义务,提前将隐患解决。所以说,李姐姐你最好成功,不然,就别怪我无情了。”

“你不会故意坑害我吧?”李玉蟾道。

虞渊咧嘴一笑,“你我无冤无仇,我还需要阴神助力,没有理由陷害你。”

“那好,我答应你!”李玉蟾咬牙切齿地道。

……


     虽然江苏高校总数位居全国第一,211高校、双一流高校总数也位居全是江南、华南等地,有时在副热带高压的控制下,还经常会有高温出没。以史为鉴、开创未来,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,属于刑法第344条规定的“珍贵树木”。她长期从事密码理论及相关数学问题研究,回忆起十几年前参加国际会议的正式加入联合国维和行动;2000年,中国首次派遣警察执行维和任务。 ..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手机端网址:m.www.dianyadian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