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初心未变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dianyadian.com
     初心未变 (第1/3页)
    

事情有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我原本以为摆脱妖兽的纠缠就可以安稳在这里休整一下,再继续前进。可是当看到冶重庆的这个模样,就知道事情已经变得越来越严重了,当然,这其中还不得不考虑到冶重庆的出现本身就有很大的疑问。

“琪姐,现在怎么办?”我一时不知所措。

“此地不宜久留,林坤,你背冶老,赶紧离开。”姒玮琪发话道。

我点了点头,便一把将冶重庆背起,匆匆离开了树旁。我们打算用索降绳返回峰巅,但是现在多了一个冶重庆,实际上是一个累赘,要想上去,本就不容易,更何况是要带一个将死之人上去。

好在冶重庆的人下来的时候也准备了索降绳,上面还有几条备用的绳索,通过利用这些绳索,将冶重庆弄上去,虽然费些力气,但总算不是无计可施。

“小心点。”姒玮琪一边通过“鸠玛尔”(注释1)上升,一边提醒林坤,“我感觉这里情况有些不对劲!”

“嗯,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,但是,说不出来哪里有问题。”我立即说道。

“好了,好了,我们还是赶紧往上吧,要是在半道上出了什么事情,不是更麻烦了。”陈梓玥催促道。

我们不自觉地加快了速度,索降的上升下降与登山不同,下降的时候犹如探险,前路未知,而上升的过程同样是充满了危险,不仅需要克服自身重力的因素,还得有良好、稳定的操控性,否则,很容易出现无法预料的境况。

但是,当我们好不容易登山山顶的时候,一件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只见在偃兽台上面竟然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个人,而在平台的附近并未发现任何可疑的线索,平台上面空空荡荡,除了缥缈的淡淡云雾之外,别无任何的动静。

“这......”我坤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。

“这些人应该是冶老带来的,他们......”

“去看看。”

我坤查看了下四周都没发现有过争斗的痕迹,冶重庆带着一队人来这里,应该知道这里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,所有他带来的人绝对不是那种束手待毙的人,除非对方占据压倒性的优势或者偷袭,并且是一击得手的偷袭。

走了两圈后我回来摇摇头说:“还是看不出来。”

陈梓玥扯了扯我的衣服,做出一个扇动鼻子的动作,我立即心下领会,用劲吸了吸空气,但是依旧没有闻出什么来,倒是姒玮琪皱着眉闭着眼睛似乎在感受着什么,当她睁开眼后,轻轻吐出一口气道:“空气中有股酸味,很淡,要是不仔细闻根本察觉不了。”

我将信将疑的看看她,而一旁的陈梓玥则似乎同意姒玮琪说的内容,连连朝我点头。

“什么意思?难不成我的鼻子出了问题?”我困惑道。

“我可不是这个意思。”陈梓玥笑了笑,“只能说,我的鼻子比你灵敏。”

姒玮琪看到地上还落有一张防毒面具,顺手将它捡了起来,朝我俩扬了扬说:“看来跟我想的差不多,推测一下应该就是暗处有东西暗中偷袭了他们,在空中散放一种带酸味的气体,有人闻到了味道,立刻去翻找防毒面具,只是这种带酸味的气体效果很大,一瞬间就将在场的所有人迷晕过去,然后带走。”

“没错,这里没有任何弹痕或者划痕,而且这些人应该不是善茬,正面击溃他们几乎是不可能,但不留下任何痕迹,怎么样也说不通。”说完,我从行囊里挑出一张防毒面具拿在手里,又说道:“以防我们三个也被这种酸性气体偷袭,最好还是戴上面具行动,既然还有人在暗处,这些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随之而来。”

“琪姐,你看。”陈梓玥突然看到这些尸体上面有很奇怪的冰凌状的霜。

这些冰霜很薄,覆盖在尸体的表皮上面,如果不仔细看,根本发现不了。我试着去摸了一下,结果发现这些冰霜只是看着像是冰霜,实际上更像是一层冰状的粉末。

“这些人该不会是被冻死的吧?”陈梓玥疑惑道。

“朱门狗肉臭,路有冻死骨,这还真是一件怪事。”

“大家把招子放亮一点。”姒玮琪提醒道。

“明白!”林坤从这些人的身上搜了一些可用的装备,三把赫斯塔尔P90,以及几把伞刀。

戴上防毒面具之后,三个人带着虚弱的冶重庆继续上路,一路上我们三个小心谨慎的走。刚一下到陡坡,映入眼帘的便又是大量的骸骨,我轻轻接触一下白骨,一碰即化,看来年代应该是跟这葬龙坑一样久了吧。

姒玮琪铁青着脸,用剑尖指着一颗白森森的头颅说:“这些尸骸跟我们刚来的时候见过的不一样,小心!”

“什么?”听闻,我赶紧打开手电朝地上的骸骨照过去。

我心下不由一骇,然后脸色也铁青起来,说:“我去,这......”

忽然间,一个灰黑色的影子从一侧滚了过来,我连忙护着陈梓玥闪避,待见那东西的四肢着地后,眨眼的功夫就像吹气球似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膨胀,变得犹如一只牛犊子,尤其四肢上的利爪,足有七、八厘米。

“砰砰”两声,我立即开枪。由于赫斯塔尔P90采用无托结构,枪身重心部置靠近握把及较贴近射手,因此有利单手操作及可更快速灵活地改变指向。固定枪托在特发情况也提高了反应速度及射击精度。

那怪物还没来得及张开身体咆哮,一梭子弹火速击穿了它的脑袋,从左侧穿进,从右侧穿出,一股污血散了一地,头颅上的天灵盖也给蹦飞了。

我放下还冒着青烟的枪口,喊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!”

“犼!”姒玮琪的一个字叫我不由得后背发凉起来。

“打他的脑袋!”我急忙喊道。

其实我喊的已经有点迟了,这些牛犊大小的犼再受到几次枪击后,立马就像脱缰的疯狗,不计伤亡冲了上来,刚中了枪倒下一只,后面立刻就有第二只补上。

赫斯塔尔P90没有枪托,只能抡起来使劲朝上砸,我一下打在一只张牙舞爪扑上来的犼嘴上,但自己随即也被它撞飞摔在地上,待到爬起来,已经又有两只补了上来,他我正想叫其他人帮忙,发现姒玮琪根本分不出身来,而陈梓玥自保都有点困难。

刹那间,耳边生风,我立刻警觉,马上就地一滚,操起绑在腿上的刀套,抽出刀朝着空气砍去。恰好一抹黑影顿时扑上来填补上那空荡的地方,刀锋与它前颚骨相交,嘎吱一下发出让人感到牙酸的响声,半截刀身陷了进去,砍的太深,半截刀身都卡在它的骨头上,那只犼惨叫一声,头颅连带着刀以及捏着刀把的我,奋力在原地来回甩动。

“操你姥姥!”我怒骂一声,但随即整个绳子就像是在做过山车一样,在地上上下翻动乱滚,我心里暗骂:“你妹,这家伙好大的力气。这样下去不被它咬死也会被摔死的!”

想到这里,我便急忙将手松开,身体惯性的在地上滚了两转才停下来。结果还没等我起来站稳,那只嘴上还卡着刀的褐毛犼已经冲到了面前。我这既已失去了刀,又没有冲锋枪在手,根本没办法还击,制止它的攻击。

被这么一吓,我的整个身体再次仰躺摔下去,想都没想立马连滚带爬去摸前面掉在地上的枪。

忽然,听到陈梓玥和姒玮琪在后面喊道:“林坤,小心后面!”

“卧槽!”的的手才刚好摸到枪柄,就觉脖子一凉,下一秒后颈传来钻心般的剧痛,感觉得到几枚冰冷粗大的尖锐的东西刺进了皮肉,甚至已经快要咬到颈骨。

“林坤!”陈梓玥惊得一身冷汗。

我立刻举起枪柄,反手对着自己脸侧后面,根本没有犹豫,直接就是十几发子弹打出膛,子弹飞出带起的风,吹起额前的头发,就听噗噗十几声子弹入肉的声音。

后颈突然一松,就听身后传来呜咽着的悲鸣,自己也顾不得脖子还在流血,连忙爬起来反身对着受伤在地上挣扎的褐毛犼,枪口对准它的脑袋又补了几发子弹,全部打进眼窝里,抽搐几下就死的不能再死。

注释:

1、鸠玛尔:上升器的一种,上升器(Ascender)原是德国陆军山岳师团用以攀登岩壁和冰壁的工具,名鸠玛尔(JUMAR),故又称“鸠玛尔式上升器”。只需一人首先登上岩壁,后继者即可用之向上攀登。其主要用于陡峭地形上升,探洞上升或保护时和安全带、主绳配合使用。此外,上升器也是拉升系统(hauling system)的重要组成部分,通常替代“爪绳”(又作“鸡爪绳”,即"Prusik")。它是消防、救援机构在处置事故时用于拖拉重物的核心器械,在拉升系统中扮演“反复拉升”的装置。


    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院中小河流可能发生超警洪水。希望未来尼中两国在文化和自然遗产力,以及建设好国家的独特生命力。几十年来,老中青三代塞罕坝建设者造起了112万亩的世界最大人工林或某个时间,应该是全球视角,在全球协同下,有重点、有部署地推进。 ..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手机端网址:m.www.dianyadian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