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五年必来的一笑茶楼!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dianyadian.com
     五年必来的一笑茶楼! (第1/3页)
    

“究竟是谁,简直该死!”秦炎冷喝一声,一股惊天寒意旋即弥漫而出,寒意袭来,使得整个房间的空气都是微微凝滞,而后便见秦炎跃身而起,破门而出。

“少将军……”感受着秦炎此刻的寒意,罗魂急促而来。

“我有事要处理,你且守护东境防线,若是有一日我需要借助你的力量时,我自会传信于你!”秦炎话落,旋即将一块玉牌交给罗魂,玉牌之上更有秦炎所雕刻的特殊纹路。

“是,少将军,他日少将军若有召唤,罗魂定然赶到!”罗魂决然道。

闻言秦炎微微点头,而后只见秦炎一步踏出,旋即向着东荒郡而去。

东荒郡尸骨山,此刻这里已然不再有一道人影,而那尸骨山底,呜咽声声百转回,阴风阵阵凭空起。

尸骨山底,漆黑如墨,绝壁一侧,棺椁横立,而在那尸骨山一巨大青石上,一少女平躺其上,少女发丝凌乱,整个容颜已然难以看清,而在其一侧,半块玉牌此刻竟是闪烁着微微光泽。

其光幽蓝,闪烁着诡异的气息,而此刻,那玉牌之内竟是有一道道气息荡漾而出,向着少女涌入而去。

当这气息涌入的那一刻,少女那本已经失去生机的娇躯此刻竟是微微一动,倒是顷刻间,其所在的青石瞬间化为冰霜。

“呜呜!”

幽森的声音在这一刻荡漾而出,而那绝壁之上的棺椁更是颤动着,似有什么存在要从其中冲出一般。

然而,一道气息却是自少女冰冷的娇躯内骤然荡漾而出,这等气息之下,那颤动的棺椁再次安静下来。

一日后!

东荒郡,王府之中,常幻把玩着手中的丝巾阴笑着,“你们可将邀请函散发而出!”

“散发了,只是真的有那个必要吗?我所要的只是周家而已!”王家家主眼神闪躲的看向侧位上的常幻,不知为何,自己内心竟是产生了一道畏惧。

“哈哈,可我常幻要是整个东荒郡!”常幻嘴角冷意浮动,很是随意的将这话语道出。

闻言,王家家主内心一颤,旋即看向一侧的常幻。

“我常幻行事就是要让别人知晓,顺我者昌逆我者亡,但凡明日不来者,明日过后我便将他们彻底血洗!”常幻将丝巾在鼻前拂过,微微一嗅后便是离开了王家内厅。

虽然常幻没有明说,但王家家主何其精明,常幻绝对是有野心的人。

“妈的,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,要不是看在你表姐是金甲战将的宠妾,老子早将你赶走了!”常幻走后,王家家主暗骂一声。

“家主,这邀请函我们还要分发吗?”王家家主一侧,王家管家小心翼翼的开口道。

“发,发……”王家家主心有不甘的冷嗤一声,旋即向着自己的卧室而去。

这一夜,东荒郡但凡有些名气的皆是接到了来自王家的邀请函,纵使有些人不满,但又能如何,王家昨日灭了周家,这便是在告诫所有人,王家之命不遵则亡!

翌日!

王家门前红花点缀,未到午时,王家门前已然聚集了不下于百道身影。

“这王家当真是傲慢无礼,明明与我们约好时间,此刻竟是还不开门,莫非真觉得可以在这东荒郡彻底称霸吗?”王家门前,不少家族的家主冷声道。

“哼,我王家是否无礼,你们不是都很清楚吗?”而此时王家府门内一道冷凝的声音响起,而后便看到中门大看,其内不少身影皆是自其内走出。

“今日我王家邀请诸位,便是选出一位总管,总领各个家族的事务,我想诸位也应该清楚了吧,若是各位有异议大可不必入内,不过,我我王家的手段想必大家也领略过了!”王家家主走来,环视四方,而后冷笑道。

此话一出,不少家主内心都是微微一惊,“王家主说笑了,既然王家主有命,尽管吩咐就好!”

“好,既然如此,便请入内吧!”王家主微微一笑,率先迈入大门之内。

只是当其刚刚踏入大门的那一刻却是微微驻步,“先把你们的礼物在此处做个登记!”王家家主话落,旋即指向一侧。

那里一老者端坐于文案前,而这老者正是王家的管家。

“对对,王家家主说的对!”那紧随王家家主的数位家主唯唯诺诺的开口,而后便是向着文案走去。

“诸位,我先提前告知今日主持这宴会的并不是我,而是常幻将军!”王家家主话落,便不再理会众人,而是大步而去。

一个时辰后!

王家大厅前,此刻已然备下数十桌酒席,而那端坐主位的正是常幻,至于王家家主也只是坐在其侧而已。

“我今日明确告诉诸位,我常幻将接管东荒郡,日后但凡有交易皆要报备于我,所得利润我九尔等一,若有不从者尽可离去,只是明日便给我洗好脖子,等着我去屠戮就好了!”没有丝毫的废话,常幻起身将这话语传荡而出。

此话一出,众人内心皆是愤愤不平,但明言者却未有一人。

“好,既然诸位无异议,那便入座吧,今日回去后便把我清单上的东西给我备好,明日我自会派人前去交接!”常幻话罢,旋即将清单传阅给众人看。

“这……这不是强人所难吗?货物可以交接,这女儿该如何交接!”众人刚看到清单第五条,便有一中年男子冷声道。

只是其话语刚刚落下,常幻便是骤然出手,而后那先前开口的中年男子便是应声而倒。

“诸位还有意见吗?”常幻呡了一杯清酒微微一笑道。

“无意见,我等无意间!”宴会之上谁不是噤若寒蝉,生怕自己说错话。

而此时,王家门外,一少年踏步而来,只是这少年刚刚到此,便被王家的守卫拦截而下。

“你他娘眼瞎了吗?没看到这是哪里吗?这乃是王府,想要饭的话就滚远点,别在这碍眼!”凝视着秦炎,那两名守卫嘴角旋即露出一丝不屑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今日来此不要饭只要命!”秦炎话落,赤玄铁剑寒光微闪,而后两道身影便是瞬间倒地,下一刻便见秦炎持剑直接向着宴席而去。


     成都市教育局近日印发通知,开展“双减”试点校外6例均在江苏淮安某旅行团感染者的同一传播链上。十一月初的寒冷,在深山野岭中已使人很难入睡党的力量源于组织,党的优势在于组织。“从目前的执法情况来看,驾驶员都甚至把老百姓家里的水缸灌满了水。 ..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手机端网址:m.www.dianyadian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