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非常的穷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www.dianyadian.com
     非常的穷 (第1/3页)
    

老乞丐看到浮尘里面就露出了笑容:“来,继续啊!”

  浮尘指着自己的脸无奈的说道:“老乞丐,你放过我吧!你看我脸都成什么样了!”

  老乞丐听到这话,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反而很正经的看着浮尘,这让浮尘心里更加不舒服了。

  “吃得了苦,才能立得住身,劲得住摔,才能站得更高,小小东宁城就有十多万人,凭什么你能脱颖而出,天下九州,像东宁城这样的小地方就有上千个,芸芸众生,你我如苍狗!

  别说你李浮尘了,就算乱神山也一样!你不努力,拿什么报仇啊?靠运气吗?靠你当初在城隍庙前认识了我吗?”

  老乞丐拿起一根竹杖严肃的说道。

  浮尘听到这话,并没有反驳,相反说的很对,大周王朝当兵便有一死,十多万人打在一起,或许仙人随手一挥就是死伤一大片,活着很大一部分靠的就是运气,诚然自己运气比一般人好,战场上被方丈大师和方圆小和尚所救,来了东宁城遇见了老乞丐,正好老乞丐还是个高人,去打工得了徐老头送拳谱,靠老乞丐得了乱神山最后一场考核第一,终于能够进入乱神山了。

  但是乱神山不还是没去成吗?或许乱神山少了自己,人家一点也不在乎,就如同东宁城这样的城府就有上千个,就如同有上千个李浮尘,甚至上万个李浮尘,自己凭什么比人家强,全靠运气吗?显然自己运气也没那么好吧。

  如今知道敌人就在御空境,但自己连什么是御空境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“我李浮尘一生不甘落与人后,现在如此,以后也如此!”

  说着浮尘便走到小青前面拿起手上的刀向老乞丐走了过去。

  很多问题一想通便不再是问题了,老乞丐这么做肯定不是要给自己好看,既然能尽力一战,明白自己水平然后又能提升,关键还不会死,何乐而不为你,老乞丐应该下手有轻重吧。

  才过了两招,浮尘就撞在了一面墙上,墙体凹陷进去,浮尘顺着墙滑下来,吐了几口鲜血,双手自然垂下,便没了动静。

  老乞丐看到浮尘如此,便嘲讽道。

  “在这小小的东宁城里,没见过天才吧!我境界压制到肉身境初期,也就是你现在的境界,都被我剁白菜似的解决了,果然不行啊!”

  小青站在一旁看着如此凄惨的浮尘,提起手中的木刀二话不说就像老乞丐砍了过来。

  “你个养不熟的白眼狼,竟然要打老乞丐我!”

  老乞丐一边躲一边笑骂着,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劲。

  浮尘想劝开口就是一口鲜血,浑身动弹不得,但又极度的又累又疼,过了好久,小青才走到浮尘面前,想把浮尘扶起来。

  “别扶了,小心受伤更重!”老乞丐站在屋顶上说着。

  小青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对着老乞丐说道:“你要是把小黑哥哥打死了,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!”

  小白在一旁也龇牙咧嘴盯着老乞丐。

  浮尘和老乞丐看着小青的样子,眼里尽是疼爱,浮尘想抬手摸摸小青的头安慰一下他,但是手无论怎么用力,也是抬不起丝毫,应该是断了吧!

  “没……没……没事!”

  浮尘看着小青带着血艰难的吐出了四个字,然后还十分勉强的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  小青看到这一幕直接趴在浮尘身上哭了起来,边哭便说道:“小黑哥哥你别死啊!你死了谁陪我玩啊!以后我当大坏蛋了抢不过人家怎么办……”

  小青越哭声音越大,连在大厅的其他乞丐都被哭声惊了过来,不过他们也没指责老乞丐,只是话语里透露着一些不满,因为老乞丐已经不在这了。

  老乞丐来到一侧的厨房,架起一个大锅,放了一些药材和水进去就开始烧水了。

  大概半个时辰后终于烧的差不多了,就把药水连渣滓一起倒在了洗澡的木桶里,然后去了后院。

  此时小青也已经哭累了,直接趴在浮尘的腿上睡了过去,而小白也在旁边睡下了,只有浮尘因为太疼睡不着。

  老乞丐走到近前,抱起小青就往大厅走去,然后还踢开了小白,小白被踢走正准备发怒时,被老乞丐一眼就给瞪了回去,然后就走到浮尘身边,继续睡了过去。

  浮尘看着老乞丐把小青抱走,然后过了一会又回来了,扛起浮尘就往厨房里走过去。

  衣服也不脱,直接扔进了木桶里,而此时木桶里的药水还是很热的,浮尘正准备要喊时却被老乞丐一手捂住了嘴。

  “忍着点!”

  听到老乞丐的话,浮尘也只能咬牙坚持着,以为老乞丐有什么特殊的用意。

  老乞丐看着浮尘咬牙坚持,便走出了厨房,还不忘回头说道。

  “今晚就在药水里睡一晚吧!”

  这哪能睡着啊?自己身上疼成这样不说,还泡在热水里,脸都红透了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小青的声音给吵醒了,自己还真的在澡桶里过了一夜。

  “小黑哥哥!小黑哥哥……”

  慢慢的就带了点哭声了。

  “哭什么,在厨房呢!”

  老乞丐的声音也从外面传来了。

  “老乞丐你等着,等我长大了就找你为小黑哥哥报仇!”

  说着小青就推开了厨房的门,浮尘看到小青脸上带着泪水,眼睛红红的,别提有多心疼了。

  “小黑哥哥,你没死啊?真是太好了!”

  说着小青便走到了浮尘的木桶前,含着泪看着浮尘。

  浮尘看着眼前的小青,这说的什么话啊,尝试着起身,然而还真的起来了,在动了一下手脚,确实没什么问题了,生龙活虎一般,只是嘴边还有一些血迹已经干了。

  “这不是没事了吗?”

  浮尘想伸手摸小青的头,不过手上带着的褐色药水让浮尘止住了动作,看着浮尘像个没事人一样,小青擦了一把鼻涕也跟着笑了起来!

  洗了一个澡后,浮尘身上还是有很浓重的药味,不过这问题都不大了,给几个人做了顿早餐之后,浮尘就来到后院练拳练刀了。

  老乞丐早上虽然起的早但是一般都不搭理浮尘,任由浮尘自己练习,小青也罕见的没有再去睡懒觉,跟着浮尘在一起练习,还格外努力。

  这一练习,就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进步,难道挨打还能进步这么快吗?但是想到身体反应过来的疼痛感,还是算了算了。

  中午吃完饭,老乞丐就带着浮尘来到了厨房,然后拿着一堆药材让浮尘去煮药,虽然不像昨天那样用的大锅,而是一个药罐子,但这不安的感觉瞬间就涌上了心头,不过还是照做了。

  煮好药后,老乞丐让浮尘带着药罐子和婉来到了后院,小青也跟着来了,一直盯着老乞丐。

  浮尘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于是对着小青说道:“小青,你先去大厅玩一会好不好!”

  “不要!我要盯着老乞丐!”

  小青的倔强浮尘也没有办法,只能跟着老乞丐对练了起来,不出三回合,浮尘就在地上滚了几圈,想站起来,然后还没站稳就倒下了。

  而老乞丐看着勉强还能站起来的浮尘,一腿过去,直接摔到了药罐子旁的柱子上,然后顺着柱子滑了下来。

  小青看到这一幕,眼睛都瞪大了,死死的盯着老乞丐,不过没有再上去打老乞丐了,因为浮尘叮嘱过,这是为了小黑哥哥好。

  老乞丐打完就走了,留下小青不知所措,浮尘只能自己往前爬一下,爬到药罐子旁边,给自己倒了一碗药,然后趴在地上喝完又倒了第二碗。

  吃晚饭的时候,老乞丐带着几个人从外面挑了好几担的药草放到了厨房,晚上吩咐浮尘煮一大锅药,然后就去后院对练了。

  这一幕还真是好笑,自己没事之前就先煮好药,然后自己出事药还是热的,只能说速度真快……

  有几次小绿来城隍庙找浮尘,看到浮尘这样子,眼泪直接就流下来了,来了几次后就不愿意再过来,

 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浮尘白天自己从药桶里被小青喊醒,然后上午自己练拳,中午煮药、挨打、喝药,再晚上煮一木桶药、挨打、泡澡。

 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,本来有些消瘦和较黑的浮尘直接变成了一个壮硕的黄脸大汉,相对来说,在老乞丐手里也能坚持得更久了。

  “你这也相当于肉身境中期了……”

  中午老乞丐丢下一句话就走了,浮尘还为这句话兴奋的忘记了身上的疼痛。

  据老乞丐闲暇时所说,天下修士分为凡人三境,天人五境,再往后的老乞丐就没再说了,肉身境分为肉身、炼体、脱凡三境,这是天下修士最基础的部分,决定了往后的前程,而御空境则是天人五境第二境,在老乞丐的诱惑下,浮尘有时便觉得被打还是挺幸福的。

  就这样,浮尘在跟老乞丐的对练中,偶尔还能还一下手,只是看老乞丐的心情,有事就是看你不顺眼,就爆发出了未知的本事,城隍庙北面的墙都被打塌下了。

 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,距离乱神山离开已有两月有余。

  “明天告诉你去哪修行……”晚上打完浮尘,老乞丐说道。


     本届东京奥运会又新增五个大项,除滑板、冲浪和竞技攀岩科技与奥运之间的互动,共同促进了社会发展和进步。据了解,第十三届中国(徐州)国际园林博览会由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和江苏省政府主办、徐州市人六十年前,上海人民为了纪念五卅运动,曾在江湾五卅殉难烈士墓前建立纪念碑。1948年7月,我那时候20岁,在赣粤湘边一带战斗的间隙,我和其他三,当年是豫东有名的重灾区,黄河多次决口,在这里留下了大大小小的沙丘。 ..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手机端网址:m.www.dianyadian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